导航资讯

主页 > 香港内部马料东成西就 >

香港内部马料东成西就

深大通涉信披违规一度跌停劣迹斑斑的“暴力抗法第一股”面临退市

发布时间: 2022-09-10 点击数:

  在被立案调查近一年后,8月25日晚,*ST大通披露称收到证监会下发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由于财务造假、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等问题,公司及相关责任人分别收到了警告、罚款、市场禁入等处罚。

  截至8月26日收盘,*ST大通股价报4.89元/股,跌4.68%,盘中一度跌至4.87元/股的“跌停价”。而回顾此前,曾被称作“暴力抗法第一股”的深大通,此前也一度备受关注,而随着近年来各种问题曝光,六开宝典开奖记录,公司也已然“披星戴帽”,面临退市风险。

  查看相关公告,相关调查已进行近一年。早在2021年9月3日,*ST大通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立案告知书》(证监立案字00720214号),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等法律法规,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

  告知书显示,*ST大通曾于2015年7月作价为17亿元,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像夏东明等8名视科传媒股东收购了一家名为视科传媒的公司100%股份。随后,视科传媒及下属子公司于2015年至2017年间,与夏冬明开发的普弘文化等17家客户,签订了24份业务合同。

  经查,上述广告业务涉嫌虚构。截止2018年12月31日,上述业务回款不完全或未回款。普弘文化等客户的业务回款来自夏东明或者其控制的账户。上述行为导致*ST大通累计虚增收入1.62亿元,相应虚增利润总额1.62亿元,其中,2016年虚增营业收入9641.24万元,相应虚增利润总额9641.24万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31.4%;2017年虚增营业收入6523.21万元,相应虚增利润总额6523.21万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14.5%。

  结果就是,*ST大通2016年、2017年连续两年披露的年报存在虚假记载。

  最终,夏东明作为视科传媒原实际控制人,时任公司董事、视科传媒董事长,负责视科传媒的经营管理,组织实施了财务造假行为,直接导致了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行为的发生,是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被给予警告,处以30万元罚款,并被釆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同时公司*ST大通及时任董事长管琛,时任董事长、副董事长、董事会秘书郝亮,时任总经理、执行总经理黄卫华,时任总经理马炬,时任财务总监李建立,时任董事、视科传媒副总经理于秀庆未勤勉尽责,未能及时发现视科传媒的财务造假行为,并签署了存在虚假记载的年度报告,涉嫌违反《证券法》等相关规定,是其他直接责任人,被给予警告,并处以8万元-60万元不等的罚款。

  值得注意的是,这并非*ST大通首次被罚,甚至由于之前风波的影响太大,公司一度被称作“暴力抗法第一股”。

  2019年5月,深大通公告称,由于公司及实控人在证监会依法履行职责过程中未予配合,涉嫌违反相关证券法律、法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及实控人立案调查。

  彼时证监会调查人员在深圳办公场所送达调查通知书过程中,深大通员工使用推搡、抓挠调查人员,抢夺、摔砸执法记录仪等暴力方法抗拒调查,致调查人员软组织损伤、手臂被抓伤、执法记录仪部分零件损毁。

  期间,稽查人员拨打了110报警电话,之后深圳市南山区高新园派出所迅速出动警力,到达现场控制事态进一步恶化。而公司的此次“暴力抗法”事件也很快引发极大关注,导致公司股价一度“一字跌停”。

  为此,公司曾连发多则公告尝试减轻影响,董事会公开致歉,并辞退三名涉事人员,董事长袁娜更因此引咎辞职。

  只是这还没完,2019年11月,证监会对深大通及相关负责人作出行政处罚和市场禁入相关决定。其中,包括对公司开出60万元罚款,对当时的深大通实际控制人姜剑处以10年证券市场禁入,对其余相关人员的5年市场禁入等。

  早在2018年11月,公司时任董事夏冬明就因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警方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随后公司表示,夏东明由于个人原因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无法正常履行经营管理职责,导致视科文化在日常经营管理、客户关系维护、优势资源获取、业务拓展及款项回收等方面均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在随后的2018年年报公布期间,公司则因为突然暴雷“业绩变脸”,曝出高达21.23亿元的计提商誉减值,导致业绩预告公布的亏损6.9亿元-9.9亿元,变更为巨亏23.5亿元,又一次成为外界焦点,引来外界无数关注“财务洗澡”“财务造假”的质疑。

  2019年5月,由于公司多次发布涉及工业及相关领域的公告,且均与不同对手方进行合作,又被监管怀疑“蹭热点”,收到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要求说明是否真正具备工业业务相关的技术储备及相应开展条件,是否存在利用工业炒作概念的情形等。

  更早之前,*ST大通的主营业务更是五花八门,被部分市场人士调侃“不务正业”。

  具体来看,1994年8月挂牌深交所时,深大通的主营业务是陶瓷电容器,生产电熨斗、吹风机等;2003年,深大通主营业务又增加了商业、物资供销、兴办实业、计算机软硬件开发等;而2006年遭遇债务危机,面临退市风险时,公司在年报中称已暂停了全部贸易业务;到2014年,却又提出了“积极探讨新型盈利模式”;2015年,公司宣布进行重大资产重组事宜,收购新媒体广告行业的冉十科技和视科传媒,结果却引出了三年后的业绩暴雷。

  只是各种操作猛如虎,最终结果却始终不尽如人意。包括公司在今年5月“披星戴帽”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及其他风险警示,也是由于公司的2021年度财务报告被审计机构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内控报告则直接被出具否定意见。

  这种情况下,面临退市风险的*ST大通该如何摆脱困局,也成为公司亟待解决的问题。